第07:散花坞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标题导航
2019年09月04日 星期三 出版 上一期  下一期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绿树上开出几片红叶
  □ 鲍安顺

  抬头一看,发现小区里一棵常绿树上,突然就有了几片红叶。我意识到,秋降临了,那红叶是给秋的礼物,也是给秋的礼赞。

  红花绿叶,人尽皆知。可是绿叶丛中,那么几片红叶,点缀着,鸡血石般醒目怡人,妙不可言。我想,它更像是在绿叶丛开放着的花朵,这样说更为准确,生动形象,其它所有的表述,似乎都不如说开放着,给人以心灵和视角上最直观强烈的冲击。那几片红叶,悄然而至,是秋的信息与消息,在初秋抵达,也在白露节气到来之前,精灵般地降临。

  我第一专业是学林学的,所以见过许多红叶,有柿子、爬山虎、乌桕、枫香,还有漆树科的黄栌和槭树科的五角枫等等。它们都在秋天变红,而且是整棵树的叶子都红了,火熔熔的,醉了秋色,有金色的激情,也有红霞的鲜亮。如果是漫山遍野,汇成了红叶疯了的海洋,那韵味也疯了,整个繁红或金黄的世界,纯粹,醉心,让人心碎。而我眼前的这棵绿叶丛里配着几片红叶的树,我却叫不出名字来,也就是说我不知道它是什么树。

  那棵树,不是枫香,也不是槭树,都不是我所认识的。我为自己当年没有学好树木学而感到失落。我试验着用手机识别软件扫描了枫香、槭树、柿子、爬山虎,给出答案也是莫衷一是。而那些树,我一眼就能认出来,毫无悬念。为此我想,识别一棵树,一是个综合判断的过程,那电脑贮存的知识与信息,是机械的,不像人脑,有着灵光四射的光芒。

  从几片红叶中欣赏到秋天的美,瑰丽而清新。然而,我却无法认识那棵树,我为自己的浅薄而感到羞愧,也许我曾经认识它,现在遗忘了,也许我从不认识它,那是我的一个知识盲点。德国哲学家莱布尼茨说:“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。”我认为他是在说一个相对的概念,在我听来,有道理,也无道理。有道理是说,世界上没有完全相同的事物,在空间、时间、状态上讲,这是一个哲学命题。然而在认识一种植物时,也有绝对性的,比如柿子就是柿子、爬山虎就是爬山虎、乌桕就是乌桕,谁也替代不了。

  曾读过清代诗人王士禛的一句诗:“几行红叶树,无数夕阳山。”那临溪小路尽头的几行红叶树,让我想起一首歌中唱到:“映出些残红的曲径那端,告别了春天……书间滑落的一片红叶,岁月将它风干。”我想,无论是王士禛的几行红叶,还是歌词里的一片红叶,那数行是在山野之间,一片却夹在了书里,那一行与一片,都充满了生存的哲学诗意。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综合新闻
   第03版:时事
   第04版:公益广告
   第05版:综合
   第06版:特别报道
   第07版:散花坞
   第08版:公益广告
百亩荡
黄山月
奇墅湖畔,春行(外一首)
秋寒
绿树上开出几片红叶
“小霸王”栽了(快板书)
郭沫若与贾宝玉
黄山日报散花坞07绿树上开出几片红叶 2019-09-04 2 2019年09月04日 星期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