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7:散花坞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标题导航
2021年10月13日 星期三 出版 上一期  下一期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夏 天

  □ 周艳萍

  南方的夏天仿佛格外的长。梅雨季是夏天的口子,口子黏黏乎乎的。就像一张蜘蛛网,看不到却粘到了心里。

  月儿翻开宽大的苎麻的叶子,背面密密麻麻的爬满毛虫。万物互相依附,植物在夏天凶猛生长,昆虫鸟类小兽在夏天拥有无尽的食物。叶底的毛虫色彩斑澜,浑身的细毛。一条条互相紧挨着,它们也怕寂寞吗?

  这是一个三面环水一面环山的岛村。上世纪70年代修建水库,这里的人都是水库移民。奶奶说过,湖底是她的老家,他们种植小麦和玉米。这一片金黄的影像不见了,取代的是如今的烟波浩缈。月儿摸了摸奶奶脸上纵横交错的皱纹,奶奶记忆中种植庄稼的沟壑也不过如此吧。

  月儿的父亲完全适应了移民后的生活,用他的活来说,原来那点子地够种什么?月儿听见爸爸在屋里鼾声响得像雷,这是一个信号。妈妈也不敢惹的信号。渔获很多的时候,爸爸所有的声音都很大,回家的脚步声,哼唱的小调子声,现在连鼾声也像是出征的号角。

  90年代,家家户户都有一条木头船,湖中打鱼谋生,接送娃娃上学,用的都是它。涮涮洗洗,用的是竹排。这里四面都是竹山,材料很容易得到。

  夏天的早晨,薄雾刚起,一条小小的竹排,就已经站满了人,热闹喧哗。排头是洗菜的桂妈,她来得最早,排中是洗衣的梅姐,排尾是月儿的妈,她在冲洗小鱼,待日头起来时,好晒成鱼干。银白色的小鱼在水浪里翻滚,鱼鳞像闪烁的星一样散落在湖底。

  月儿坐在岸边,她的好友珍儿也在。

  珍儿告诉她,昨晚上她熬夜看了一晚上故事书,清早上又被她妈老早叫起,两眼皮早就在打架了。村头老李头家的枣树结了满树的果子,老李头怕别人偷摘,往树上泼夜尿。但是不用担心,有一棵树太高,老李头太矮,没泼到。珍儿眉飞色舞,月儿哈哈直笑。月儿,你妈又洗了一筐鱼了,你上午肯定要帮忙晒鱼了。月儿笑不出来了。

  日头刚出来,妈妈就拖出用竹子编织的晒鱼架子。月儿,赶紧,太阳大,晒两个太阳就行!月儿蹲在地上,挤出小鱼肚里的水,均匀地码放在架子上,小鱼一条一条齐头并进,就像是月儿手里的士兵,月儿让它头朝东它不敢向西。干活的时候是不能说话的,仿佛一开口,力气就从嘴里跑出去了。妈妈闭紧嘴,月儿也不敢张开嘴。日头越来越烈,一滴汗滴下来,砸在鱼身上。嘿!不用盐腌了!终于,妈妈直起身来了,终于干完啦!天,妈妈又拎出来一篮。月儿的头又耷拉下来,一小片阴影映在银白色的画布上。

  夏天真热,可家里的风总有一股咸咸的鱼干味,而湖边不一样,湖边的风凉爽妥帖。月儿坐在村口的大板栗树桩子上,她在想,山的那边还是山吗,有湖吗?湖里一大群孩子在嘻闹,月儿的弟弟也在里面,他像一条小鱼,在湖里窜来窜去。湖里鱼越来越多了,他们简直比一百只鸭子还要吵。他们把翡翠一样的湖水都搅浑了,泥沙泛上来,他们变成蛤蟆啦!

  月儿,你看!珍儿用盆追着小虾,小虾倒退着,一跳一跳,却总是退不出珍儿的盆。月儿,我们一起捞虾。

  珍儿喜欢画画,看书,但更喜欢吃。对吃,总是有数不尽的主意。月儿,是珍儿的跟屁虫。

  月儿,你看!这是我奶奶教我的捞虾网,捡破布帐子,裁成四方形,然后把竹子破成两根薄薄的细条,十字交叉作为支撑,把网布的四角系在竹条上,你看,是不是一个网。

  饵料,是我妈妈用香油拌好的面团,把它用丝袜装好系在十字中间,小鱼小虾闻到就醉啦。

  来,提上桶,走,我知道最好的捕虾的地方。

  月儿和珍儿雄纠纠来到她们的战场。她们的敌人简直不堪一击。饵料太香了,哪里有办法抵挡?人都不行,何况鱼虾!哗哗,哗哗,珍儿的小手攥得紧紧,生怕小虾从指缝溜掉。

  你看,有多少!嘿!还真不少,乌压压一片。小虾跳累了,终于向命运屈服。珍儿月儿也累了,天黑了。

  月儿走在小路上,光光的脚趾头总是跑出来,乡间的路上总是有很多蛤蟆。月儿抬脚,脚趾一凉,是碰到蛤蟆的凉肚子吗?

  月儿睡得很香,梦里都是跳动的小虾。天亮了,湖里又热闹起来,梆梆的捶衣声又响起来了。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综合新闻
   第03版:时事
   第04版:广告·专题
   第05版:文化艺术
   第06版:社会
   第07版:散花坞
   第08版:健康·社区
天纵之才 在水之滨
芙蓉著秋雨
采野茶
秋染新安源
桂花树
夏 天
黄山日报散花坞07夏 天 2021-10-13 2 2021年10月13日 星期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