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2:综合新闻
上一版3   4下一版  
 
标题导航
2021年11月13日 星期六 出版 上一期  下一期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余映署家庭:
积善之家桂犹香

  11月10日上午,歙县徽城镇斗山街,石板路在小巷里曲折蜿蜒,徽派民居鳞次栉比。上坡,余映署家的小院就在眼前。58岁的余映署花白头发,略显苍老。院里有君子兰、桂花树等,清香沁人。

  现在,余映署一家三口和52岁的弟弟余一望住一起,侄女在杭州工作。时光回溯,记忆难忘。余一望是一名客运三轮车驾驶员。2002年5月,他载客归来遇大雨,于是跑到路边废弃的砖窑洞避雨,窑洞坍塌,不幸被木梁砸中腰椎,致高位截瘫。那年他33岁。

  余一望在医院治疗期间,余映署向单位请长假服侍。3个月后,余映署果断辞工,将弟弟接回家休养。“最开始那段时间最辛苦,晚上没觉睡。他等一下这里疼,帮他摸,隔一两个小时要按摩一次。夜夜如此。”

  2007年,余映署的父亲突然病逝,临终前对她及女婿傅立斌说:“这几年你们辛苦了,妈妈和弟弟就交给你俩了。”妈妈年纪大,身体不好,侄女只有9岁,谁来照顾弟弟?余映署毅然卖房,全家搬回娘家,“我就是断了自己和老公的后路,一心一意撑起这个家。”事情接踵而来,余映署回忆,2008年,在一个电闪雷鸣的日子,母亲慌忙去关电视机,摔成骨折,后瘫痪在床。

  母亲和弟弟生活难以自理,余映署一家咬牙坚持。长期卧床,弟弟的手脚明显萎缩。她每天给弟弟翻身、按摩全身,并用竹篾自制靠垫,防褥疮,母亲日常大小便的清理、揉肩捶背、洗澡擦身也由她动手。怕岳母生褥疮,傅立斌买来气垫床。经余映署和丈夫细心护理,母亲和弟弟身上没起丁点褥疮。母亲瘫痪在床,胃肠蠕动慢,常大便干结,服用润肠药,效果不佳。她只好用手抠,每周一到两次。直到2010年母亲病逝,余映署夫妻三年间未睡一个囫囵觉。

  积善之家,必有余庆。余映署一家常参加社区志愿服务,帮助邻里,在斗山社区居民眼里是“模范家庭”。儿子在上大学时任学生会主席,入党,拿国家奖学金,是省级毕业双优生,目前已工作。侄女从卫校毕业,在医院供职。

  余映署领记者一行爬上二楼,余一望在床上微笑。他的脸圆而红润,说话间,嘴角始终洋溢着笑容,“我平时看看电视,也做网络兼职,每月能赚几百块钱。女儿也常常用微信和我交流,我生日时她还发了祝福。没有姐姐就没有我的今天。”余一望对姐姐一家心怀感激,心里一直想着做点事,为姐姐分担一点。

  冬阳渐升,院里的桂花树伸着枝丫,几朵桂花氤氲芳香。

  ·黎小强·

3 上一篇   下一篇 4  
放大 缩小 默认   
   第01版:一版要闻
   第02版:综合新闻
   第03版:时事
   第04版:特刊·广告
徽州区冬修水利畅通“毛细血管”
强化创新社会治理 锻造过硬政法铁军
加快培育一批特色鲜明的产业集群
我市电商企业“双十一”揽金2.5亿元
推广新型农机 助力乡村振兴
积善之家桂犹香
深度融入一体化 阔步走向全球化
图片新闻
本版责任编辑
黄山日报综合新闻02积善之家桂犹香 2021-11-13 2 2021年11月13日 星期六